Menu
Woocommerce Menu

史泰博欲作价出售 股价大涨逾10%

0 Comment

1、阿里巴巴

无纸化办公以及亚马逊都成为了有“品类杀手”之称的史泰博的“杀手”,而史泰博也不过是传统零售衰退的又一个缩影。6
月底,发生了一起令人唏嘘的交易。美国、也是全球最大的办公用品零售商史泰博,最终以
69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私募基金 Sycamore
Partners,交易最快将在今年年底完成。史泰博几乎占据了美国办公用品市场的半壁江山。数的出来的那些巨头公司大多都是它的客户,它在最重要的北美市场一共拥有
1529 家门店,去年的营收为 182.5 亿美元。但即便如此,买下史泰博对于
Sycamore Partners
可能也是一个“豪赌”。这家以出售纸、笔、回形针、文件夹等办公用品而闻名于世的公司,正在因为无纸化办公、以及网购的盛行,而变得步履维艰。和其它深陷泥潭的美国传统零售商一样,为节省成本,史泰博在去年关了
48 家店,今年可能扩大至 70 家,而在过去的五年里,它关闭了超过 350
家店铺,还不惜以低价剥离北美以外的业务。69 亿美元的价格,合每股 10.25
美元,距离它巅峰时期的 25.25
美元每股贬值了一半。不过出售消息一出,史泰博当天股价上涨了 1.5
%,但史泰博大概也很难再有过去的风光了,它是传统零售业衰退的又一个缩影。“为什么没有一个专卖办公用品的超市?”所有伟大的商业模式都以一个很少有人想到过的念头开始,史泰博也不例外。它的创立来自
Tome Stemberg 的一个想法——为什么没有一个专卖办公用品的超市?1985
年,Thomas Stemberg 还是 First National
超市的管理人员。他在美国国庆节的时候加班,发现打印机的光栅条坏了,但大部分文具店都在节假日期间关门,Stemberg
没能买到想要的光栅条,不过他由此受到启发,萌生了创建办公用品超市的念头。——上述关于史泰博创立的故事,是
Stemberg 眼中“虚张声势”的一个版本。事实上,Stemberg
是个有着非凡商业头脑、行事极为谨慎的人。他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,毕业后去了芝加哥杂货连锁公司
Jewel,27 岁就当上了这家公司销售业务的副总裁。 在那里,Stemberg
已经开始展现他的商业头脑。他开创了美国超市首次引进 Generic Foods
的先例,同时,还学习到了仓库供应链管理的经验。1982 年,Stemberg 出任
First National Supermarkets
东部区总裁,因为反对公司出售仓库部门业务,被解雇了。Stemberg
决定自己干点什么事。他想起了国庆节加班的经历,办公用品超市会是个好点子吗?在史泰博创立之前,美国办公用品销售市场由大大小小的本地文具零售商主导。他们通常能给采购量大的大公司
4 到 5
折的优惠,但小公司几乎没有任何议价能力。同时,它们往往不具备完整的产品体系,很多时候想购齐一整套办公用品设备,可能需要跑好几家商店,再加上受限于营业时间,采购办公设备是一项耗时耗力的工作。而当时美国经济正处于从制造业、采矿等重工业向服务行业转移的时期。美国的服务行业在
1980~1990 年增长到 GNP 的 23% 左右,而工厂从 23% 下降到
18%。这十年里,全美增长了 1900
万个岗位,其中四分之三都是服务业或者零售类的,尽管汽车公司和石油公司仍然占据市值最高的公司榜首,但美国工人的数量在减少。这意味着坐在办公室里工作的现代上班族群体正在兴起,对办公用品的需求将会快速增长。与此同时,受益于汽车产业的发达和交通运输的兴建,以及全国性市场的完成,再加上
1970、1980
年代的高通货膨胀,人们对“物美价廉”的产品迫切需求,这也是美国出现了一批建在小城镇的大型折扣店的原因:比如沃尔玛旗下的仓储式商店山姆会员商店在
1983 年成立,好市多在 1983 年创办,荷兰量贩店品牌万客隆也在 1980
年代进入美国。而给到 Stemberg
更多灵感的则是玩具反斗城。这个号称是“品类杀手”先驱的美国大型玩具连锁商店,只关注单一品类,凭借低价和大量库存,在当时已经崛起为市场占有率高达
25% 的全美第一大玩具零售商。Stemberg 在哈佛商学院的导师 Walter Salmon
曾经建议他,可以尝试着把他的分销技巧应用到一个发展迅速、现代分销渠道并没有提供很好服务的空白市场里。对
Stemberg 来说,办公用品市场就是个值得一试的机会。为此,他花了 2
万美元,雇了 Salmon
的助教,请她帮忙进行市场判断。后来,这个人告诉他,办公用品是一个价值 450
亿美元的市场,并且以每年 15% 的速度在快速增长。“她骗人”,Stemberg 在为
CNN
写的文章里面说。实际上,那只是制造商级别,对于办公用品零售商来说,这个市场已经超过
1000
亿美元了。两个风险投资者成为史泰博生意开始的关键“大多数企业家都非常善于分析。一旦他们最后扣动扳机,毫无疑问,他们将拼命奔跑。但在这之前,他们会非常小心、谨慎地计算风险”。《财富》杂志的主编
David Whitford 曾这么说。但 Stemberg
过去在超市工作的经历,给他带来了极大的运气。他曾经的“冤家对头” Leo Kahn
成为了他的合伙人之一,Kahn
曾把家族经营的小杂货铺发展成了“美国第一个成功的折扣仓储超市”:Purity
Supreme,而它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就是 Stemberg 的老东家。Leo Kahn
让史泰博获得了不少资本的青睐,贝恩资本是在史泰博创立之初就引入的投资之一,它的联合创始人
Mitt Romney,还在接下来的 15
年里担任了史泰博的董事,帮助它创建商业模式。而“世界最佳投行”中排行 14 的
William Blair
旗下风投基金不光投了史泰博,还投了众多的文具制造商和批发商,这对史泰博来说是个绝佳的优势。它促成了史泰博和文具批发商
United Stationers 的合作,后者提供超过 10 万种各式产品,年营收 50
亿美元,至今仍是史泰博最大的供应商之一。史泰博的另一位投资者 Bessemer
Venture Partners,则为它带来斯普林菲尔德的大型纸业公司
Ampad,这家公司生产销售约 1400
多种纸质办公文具,是美国纸类文具制造商的巨头。1986 年 5 月,Stemberg
正式创办了史泰博,它不是制造商,也不是批发商,而是零售商。因为绕过层层的经销商,直接从制造商和大批发商处进货,在创业初期,史泰博的商品价格只有其它文具商店价格的一半。这个从最不起眼的办公用品订书钉“staple”起家的公司到了
1988 年 5 月,已经在华盛顿、波士顿地区开了 16
家店。那里因为政府部门众多,是办公室职工最集中的区域,史泰博在这里有不少大客户。不仅如此,史泰博每开一家店,就会针对周边企业进行推广,通过电话直接跟企业的采购负责人取得联系,赠送优惠券、邮寄产品目录,吸引采购负责人来史泰博办公超市采购。通过这种稳定的推广方式,史泰博逐步建立了庞大的企业客户群。史泰博给办公用品的中间商们带来了致命一击。很多经销商甚至放言给生产商,如果供货给史泰博,就终止合作关系。美国著名的
The Harvard Coop 商店就是给史泰博制造过麻烦的一个。它曾告诫供应商
McKesson,不要再给史泰博供货。结果,史泰博去了哈佛大学,还打出了极度挑衅的广告语:“为什么像哈佛学生这般聪明的人,要为
79 美分的笔支付 3.68
美元?”三次广告语的变化,意味着史泰博策略的三次转移创办不到 3 年,也就是
1989 年的第一个季度史泰博就实现了盈利,不过它没赚到什么钱,同时竞争对手
Office Depot 也追得很紧 ,另一个竞争对手 OfficeMax 也在 1988
年出现。史泰博必须要加快步伐,1989 年 4
月,为了筹备更多资金,史泰博公开发行股票,筹到 3700
万美元,公司的销售额也达到了 1.2 亿。1995 年,史泰博打出了 “Yeah,we’ve
got
that”的广告语,也就是说所有需要的办公用品都能在史泰博找到,这句沿用了 10
年的口号不断在强调史泰博品类的齐全,这种策略被证实是行之有效的——史泰博在
1996 年销售额超过 30 亿,开设了 500 家分店。它是美国历史上第六个在 10
年内销售额超过 30 亿美金的公司,还成功打进了世界 500 强企业名单。到了
2005 年,史泰博的口号变成了“That was
Easy”,开始强调更轻松的购物体验。这反映了日益拥挤的办公产品市场的新变化。此时,低廉的价格以及丰富的产品都不再是史泰博的竞争优势,客户忠诚度也变得越来越难以维持。“客户给我们的廉价且丰富的产品打了高分,但这是不够的”,Shira
Goodman,时任史泰博市场营销的副总裁说道,“我们的下一步是提供更好的购物体验”。于是一系列幽默的广告诞生了:君主使用轻松按钮瞬间建起了屏障,抵御入侵者;办公室员工按了一下轻松按钮,大量墨盒从天而降。这些幽默广告为史泰博带来了品牌好感,同时带来的一个额外附加值是,广告里出现的
3 英寸的红色塑料“轻松按钮”逐渐被人所知。史泰博在 2005 年 9 月开始以 5
美元的价格销售起了这个小玩意,只要按一下,就会有一个男中音说出“That was
easy”。这个据称有减压功效的办公室玩具很快风靡,在 2006 年初,就卖出去了
150
万个。史泰博还把它的客户变成了广告角色,它们出现在以轻松按钮为主角的视频中,被投放在
YouTube 上。2004 至 2005 年间,史泰博豪掷了 1.6
亿美元的广告费,这的确让它和竞争对手区别了开来。2004
年,史泰博超过了几乎和它同时成立的 Office Depot。 到了 2005
年,史泰博的利润增长了 18%,超过 8 亿美元,远超第二名 Office Depot 的 2
亿多美元。到了 2014 年,史泰博打出了 “Make More
Happen”的广告语,看似包容性很强的口号实际上并没有针对具体的问题,史泰博也开始迷失了。电子化办公以及电商的冲击其实自
2007
年经济衰退以来,美国零售店的资产生产率一直在下降。由于总体消费支出的下降或持平,每平方英尺销售额没有明显改善,零售商的投资资本回报率遭受了巨大的损失。信息消费和传播的变化——主要是通过移动设备——导致了许多企业对传统办公用品需求的下降。最典型的是和纸有关的产品。在
2009 年至 2011 年三年间,美国的用纸量下降了
24%,与纸质文件相关的许多其它办公用品,如文件夹、活页夹、回形针、文件柜等也遭受了连锁反应。核心业务销售低迷,直接导致史泰博在
2011 年的收入只增长了 1.5%。相比之下,沃尔玛的同店销售额增长率达到了
2.6%,况且沃尔玛的规模还要比史泰博大出十倍多。史泰博曾在 2005
年左右推出了复印和打印业务,但是金考快印、Vistaprint 和 Mimemo
等在线印刷商早已把这个服务领域商品化了。后来史泰博仿照百思买的极客小队,提出了
EasyTech 的 PC
升级和维修服务,但是它的大多数工作仅仅只是简单的维修或安装内存条,这并不能给公司带来太多的生意。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综合零售商进入了办公用品市场,Target、沃尔玛都纷纷扩展了文具部。亚马逊的兴起则给史泰博这类“品类杀手”创造了另一个令人生畏的局面。文具是一个比起食物更适合在网上售卖的标准化产品,亚马逊对沃尔玛造成的打击,也正是通过一个个的品类突破的,先是图书、然后是玩具、服装、生鲜因为更高的库存周转率、更低的实物资产投资和更快的现金转换周期,亚马逊上的办公用品和文具的价格比史泰博还要便宜
19~23%。事实上,史泰博早在 1998 年就开拓了自己的电商业务。 2014
年时电商业务就已经占到总收入的 50%,现在这个号称是提供一站式办公采购的
B2B 平台上还增设了家具、餐厅用具等品类,有超过 50
万件商品可供选择,并在多个城市提供次日送达服务。自有物流、免费送货上门曾经是史泰博的一大特色。但随后亚马逊也推出了免费递送和实时取货政策,史泰博的优势则被削弱。史泰博本想通过专门生产用于包装和货运的机械臂的
Kiva Systems 公司来提升配销中心的效益,但亚马逊在 2012 年收购了
Kiva,在机器人仓储服务的帮助下,亚马逊极大地提高了仓储效率。为了挽救颓势,史泰博也做了不少转型的努力和尝试。比如在
“Make More Happen”的广告语下,开发办公室之外的小玩意,寻找新的增长点。在
2014 年的二季度财报中,来自茶水间、家具和科技产品的销售收入占到了
Staples 北美地区总收入的 38%,增长幅度也达到了三年内最高的
3%。去年四月,史泰博还宣布要和美国联合办公空间品牌 Workbar
合作,尝试把业绩不佳的门店变成联合办公空间。但这项计划一直拖到了今年,最新消息是,在九月前,波士顿的三家史泰博门店将率先试点。被划出的联合办公区域的面积在
2500~3500 平方英尺左右,和文具零售区将被玻璃墙隔开,能够承租给 45~50
个人。Workbar
的员工将负责安排和监管这片出租区域。另外,史泰博曾两度寄希望于并购
Office
Depot,合力对抗亚马逊,但是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以反垄断为由,分别在 1998
年和 2016 年不予通过。另外,Office Depot 和 OfficeMax 在 2013 合并。FTC
表示,大公司喜欢以整批的方式大量购入商品。通常而言,他们购买墨盒和墨水的地方与普通消费者不太一样。如果大企业和政府要成批采购便利贴和笔。欧迪办公以及史泰博公司就是他们的主要选择。Office
Depot
的业绩也不太好,它在今年第二季度宣布要出售韩国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的门店业务,专注于北美市场。德意志银行分析师
Michael Baker 曾在 2013 年指出,Staples
虽然有了一个不错的转型思路,却仍应保持警惕:“整体市场需求很弱,线上与线下的价格战都仍在持续。”曾经主打的“大量”、“低价”,以及遍布全球各地的
2000 多家超大型办公超市最后成了史泰博的拖累。自 2011
年以来,史泰博的年度销售额从 246.7 亿美元滑落至 182.5
亿美元,它已经关闭了 300 多家店铺,将其在北美的租赁债务减少了 10
亿美元,但这距离它抵消庞大的仓储成本依然还差得很远。同时,个人消费领域的文具需求也已发生变化。以日本百年历史的大型文具零售商伊东屋为例,它不因为提高坪效而增加
SKU
数,反而以设计为导向,精选出更精简和独特的种类,扩大商品陈列的面积。伊东屋也顺利从文具店转型成了时下流行的生活方式店铺,在它位于银座的总店内,除了笔、信纸、明信片、便利贴这些小商品,还设有生活用品和手工艺品专区。很显然,像是仓库一样的史泰博已经丧失了对个人消费者的吸引力,它的线下零售业务在
2014 到 2016 年间收缩了 17.3%。而买主 Sycamore Partners
基金看重的则是它还比较稳定的企业业务,以及发展网购的潜力。根据路透社的消息,Sycamore
Partners 也会围绕这两大业务重构史泰博。这个文具零售巨头不过才 31
岁而已,传统零售业这些年发生的剧烈变化,让史泰博有点早进入了“中年危机”。

新萄京娱乐场,一名熟知内情的消息人士周二称,史泰博正考虑作价出售,目前正在与有此意向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展开谈判,从而推动这家美国最大办公用品零售商的股价大幅上涨。

新萄京娱乐场 1

AD:OfficeMate办公伙伴商城

截至美国东部时间前一日下午12:54,史泰博股价在纳斯达克市场的常规交易中上涨0.90美元,至9.56美元,涨幅为10.45%,此前一度触及10.00美元的高点,涨幅达到了15%左右。同一时间,同业公司家得宝的股价上涨0.11美元,至4.80美元,涨幅为2.35%,此前一度触及5.04美元的高点。去年,这家零售商取消了与其竞争对手家得宝之间的一项合并交易,原因是受到了反垄断监管压力。
随后,这两家公司都已经宣布了成本削减计划,并出售了旗下大多数欧洲业务,将重心放在了北美业务上。
到周一收盘时为止,总部设在马萨诸塞州弗雷明汉的史泰博的市值为56.5亿美元左右。
在过去五年时间里,史泰博的销售额均有所下降,原因是其面临着来自于亚马逊及其他在线零售公司的竞争压力,同时还面临着来自于好市多和沃尔玛等大型零售商的竞争压力。
史泰博的发言人马克考特拉拒绝就此消息置评。
此前曾有报道称,史泰博正在探索一项出售交易。 关键词:史泰博

阿里巴巴(Alibaba)是一家中国电子商务公司。阿里巴巴在1999年成立,约占中国80%的电子商务市场份额。

 

2、亚马逊

新萄京娱乐场 2

亚马逊(Amazon)是全球最著名的在线零售商之一,并以其客户响应能力和产品广度而闻名。

 

3、苹果公司

新萄京娱乐场 3

苹果公司(Apple)是美国第二大在线零售商。2015年2月,苹果公司成为美国第一家市值7000亿美元的公司。

 

4、史泰博

新萄京娱乐场 4

史泰博(Staples)主要运营办公用品连锁店,在线销售额达104亿美元。史泰博是运营办公用品实体店和在线商店的标杆。史泰博是世界上最大的在线零售商之一,也是全球最受欢迎的公司之一。

 

5、沃尔玛

新萄京娱乐场 5

沃尔玛(Walmart)是全球最大的零售商,也是全球最大的在线零售商之一。根据2013年全球在线销售数据,沃尔玛销售额约为100亿美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